上為打樣,下為失誤的成品

參與「乙方T-Shirt」義賣預購的朋友:原本衣服已經送到「小日子」倉庫,準備包裝出貨,寄到大家手上。但仔細檢查成品,發現廠家印刷的顏料用了白色,而非原本設計的灰色。

廠家承認這是他們和印花廠沒有聯繫好,疏忽了應該先和打樣對色再正式量產。他們願意承擔重做的成本,這批印錯了的衣服,全數回收處理。

我和共同設計的陳科廷討論,都覺得做到這一步了,不能妥協,對參與義賣預購的朋友,也才能夠交代。感謝做這批T-Shirt的「浚誠」老闆願意承擔損失,以後若還有做T-Shirt的需求,一定會再光顧。

由於洗標和袖標也都要重新下單製作,製衣廠也得年後才能重新開工,正式交貨的日期,大概要延後一整個月了。

所以,大概得到三月中以後,才能寄出這件「乙方T-Shirt」,非常抱歉。

謝謝大家耐心等待,相信我,當你拿到最終的成品,一定會愛不釋手的。

也要再次謝謝「小日子」同事們的細心和費心。


〈港都夜雨〉手稿,楊三郎寫譜、許石錄詞。

我在「牽手之聲」網路電台的小節目「金曲時光機」週一22:00播出第43集。線上收聽請至此處

1950年代後半,台語歌出現大量以港口、行船人為主題的歌曲,多半翻唱改編日本流行曲,但也有幾首很精采的原創作品。這個主題一直綿延到1980年代之後,那些早期的「港歌、船歌」更是屢經翻唱,成為無數台灣人的集體記憶。

回到那個年代,戒嚴時期的港口都是嚴格管制的,國人旅行也受到很多限制。1960年代開始的大規模城鄉人口移動,交通幾乎都是火車和客運,極少坐船遠行。1950年代的台灣人也仍多半務農,漁業人口不多。船和港,並不是我們普遍的生活經驗,而更近於一種想像。但那場景透露的苦悶、離愁、壓抑,卻實實在在擊中了許多人的心。這背後是否有某種象徵意義?這是我讀陳培豐《歌唱台灣》得到的啟發。

這集節目就從伍佰向「船歌、港歌」致敬的〈心愛的再會啦〉放起,可以談的歌太多,或許之後還會有續篇。

播出曲目:

伍佰 / 心愛的再會啦(1998)
陳芬蘭 / 快樂的出帆(1958)
曽根史郎 / 初めての出航(1958)
吳晉淮 / 港口情歌(1958)
岡晴夫 / 港シャンソ(1939)
吳晉淮 / 港邊是男性悲傷的所在(1961)
吳晉淮 / 港都夜雨(1957)
蔡振南 / 港邊惜別(1997)
洪一峰 / 港邊的吉他(1959)
文夏 / 再會呀港都(1960)


Photo by asoggetti on Unsplash

我們家大人向來是喝茶的,咖啡這種東西,很遲才在家裡出現。該怎麼喝,也是後來才學會的。

小時候,外公在櫥櫃深處找出一鐵罐咖啡粉,忘了是哪個長輩出國帶回來的禮物,也不知道在櫃子裡擺了多少年。外公喝了一輩子的茶,對茶葉自有他的講究,但咖啡這種洋玩意,他是完全不知道怎麼對付的。外公家當然不可能有手沖濾杯或者美式咖啡機,他想:都說是「煮咖啡」嘛,就把半罐咖啡粉倒進湯鍋,加水煮。既然要「香濃」,那就滾久一點兒,煮他個十五分鐘總該可以吧。

那鍋黑乎乎、滾燙燙的湯水盛進杯子,外公只喝了一口,很生氣地說「喝這種東西,自討苦吃!」,就把剩下的都倒掉了。

我沒喝到那鍋恐怖的黑水,卻始終記得那股濃濃的味道,說不上香,比較像中藥,還有股焦味。大人為什麼覺得喝這種東西很時髦、很風雅呢?完全不能理解。

不過大人本來就會吃喝一些又辣又嗆又苦又鹹的東西,還都一副很滿意很高興的樣子。所謂長大,大概就是那麼回事吧。

又過了幾年,我上六年級,才喝到人生第一口咖啡。在鄰居小朋友家玩,大人都不在,他鎮定自若拿了一罐「伯朗咖啡」到房間,有點神祕又有點得意地說:這個很好喝,大家一起喝。

我當然不會承認自己沒喝過咖啡,但想起外公那鍋黑湯,還是有點兒怯場。硬著頭皮抿了一小小口,居然甜兮兮地,沒有大人說的那種苦嘛。原來只要加夠多的糖和奶,咖啡也就沒那麼難喝了。

不過,世界上還是有太多好喝的飲料:加很多糖的紅茶,各種果汁汽水,養樂多,調味乳,好立克,阿華田,很稀罕的可爾必斯,時髦的運動飲料……我一點都不想念那罐伯朗咖啡。

直到高中二年級,請了八百堂公假編校刊,幾乎沒進教室上課,大考前夕只好熬夜K書,一面念一面打盹。這樣下去大概非留級不可,忽然想起誰說喝了咖啡就會睡不著覺,便到廚房翻出一玻璃罐的「麥斯威爾」即溶咖啡──也是不知道哪個長輩送的,爸媽偶爾會泡來給客人喝,平常是不怎麼喝的。放在櫃子久了,都受潮結塊黏在瓶壁,摳不下來。我乾脆直接把熱水倒進玻璃罐,加五大匙奶粉、三大匙糖,蓋上蓋子猛力搖勻,再倒出來喝。

我絕不會說那咖啡多麼好喝,它比苦瓜湯還苦,比咳嗽糖漿還甜。一口氣咕嘟咕嘟飲盡,咖啡因直衝腦門,渾身狠狠打了個顫。「提神防睡」的功能,它果然不辱使命。我生平第一次體驗「身體極疲倦,卻完全睡不著」,睜眼到天亮。

那一夜,我確定自己是「不耐咖啡因」體質,只要喝了咖啡、濃茶,必然失眠。有了這項發現,接下來十幾年,拜咖啡因之賜,我變成夜貓子,獨自關在深夜的房間,寫了好多字、看了好多書、聽了好多音樂、彈了好多吉他……只需要一包即溶咖啡,一把茶葉,整個夜晚就都是我的了。

這樣的生活,直到三十三歲結婚才結束。妻是上班族,我必須和她一起變成早睡早起的人。從此保持警惕,下午三點之後禁咖啡因。偶爾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一兩個鐘頭還是睡不著,才忽然想起唉呀傍晚不該喝了一杯。

後來的我,在家煮了超過一萬杯espresso,多少也變成講究咖啡的大人了。每天早上榨出一杯黑乎乎、濃醬醬的苦湯,一口氣喝下,是醒腦安神的日課。

所以,所謂大人,就是把自討苦吃變成一種享受,一種儀式──這個道理,小時候自然是不會明白的。

(寫給《小日子》)


我在台科大「文藝發展與流行音樂文化」課堂循例請同學以「最能代表我們世代的一首歌」寫期中作業,限十年內發行作品,不限國籍語種。這是一份從2012年開始的作業,2019年尾到2020年尾共有三次統計,我把全年度的三次結果加總,一口氣貼出來。個別詳細的統計,請參考文中鏈結與附圖。

篇數最多的歌曲(總數299篇)

滅火器 / 島嶼天光(10)
陳珊妮 feat. 呂士軒 / 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(10)
蔡依林 / 玫瑰少年(8)
黃明志、王力宏 / 漂向北方(6)
好樂團 / 他們說我是沒有用的年輕人(5)
老王樂隊 / 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(4)
草東沒有派對 / 爛泥(3)
蔡依林 / 怪美的(2)
五月天 / 三個傻瓜(2)
五月天 / 乾杯(2)
五月天 / 頑固(2)
五月天 / 第二人生(2)
好樂團、嗎啡因 / 我們一 …


這是電台同事贈別的一支棉花,插在我家客廳。

按:回頭檢查,發現我記錯節目集數,「耳朵借我」其實做了354集……好吧,總之這是完結篇啦。

>> 重溫FB直播請按此。

「耳朵借我」最後一集節目,我決定溫習一下三十多年前初入行的感覺,讓聽眾寫信給我,說些悄悄話,天馬行空提問題,還可以點歌。當年必須去文具行買信封信紙郵票,寫好了再丟進郵筒。現在,只要填一份Google表單就可以了。

我總共收到了234封回信,來自台北、新北、新竹、宜蘭、彰化、苗栗、台中、高雄、台南、花蓮、台東、屏東、桃園、嘉義、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杭州、深圳、汕頭、廈門、長沙、濟南、咸陽、拉薩、香港、澳門、新加坡、檳城、吉隆坡、阿姆斯特丹、馬德里、雪梨、墨爾本、巴黎、溫哥華、多倫多、柏林、萊比錫、紐約、柏克萊、舊金山、紐澤西、波士頓、厄巴納、爾灣、倫敦、紐西蘭、肯亞、東京……。讀著大家寫的悄悄話,屢屢紅了眼眶。我做了三十多年的播音員,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節目收聽率是多少,有多少人在聽,又是哪些人在聽。這234封信,讓我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做的節目,確實變成了許多人生命的一部分,陪伴你們度過許多難忘的時刻。感謝你們,願意把耳朵借給我。

所以我在節目裡,就像老派的播音員那樣,唸了幾封聽眾來信,回答聽眾的提問,並且代為點歌傳情。你們點的歌很準,我覺得這集節目的歌單很厲害。容我先保密,節目播出之後再補上曲目。(按:曲目補上,詳下)

放不進節目裡的,我再想辦法到其他平台繼續吧。

許多人都問我是不是要去做podcast,是不是馬上轉換頻道做新節目?我想先休息一陣,享受一下失業的滋味。之後的事情,之後再說。不過,做廣播是我人生少數樂在其中、又比較得心應手的事情之一,若是有機會,我是一定會繼續做下去的。

謝謝四十個月以來,Alian電台同事的照顧。謝謝歷任企製Ati、妞可、巫巴克、小高,謝謝工程同事協助搞定錄音器材,讓大家聽到那麼多那麼棒的空中現場。

謝謝每一位願意和我一起進入兩小時深度航程的來賓。

謝謝聽著這個節目的你,不管你在哪裡。

我們後會有期。

播出曲目:

陳昇 / 麗江的春天
(襯樂:Tom Waits / Closing Time)
達明一派 / 今天世上所有地方
(襯樂:Leonard Cohen / Closing Time (Live in London))
李宗盛 / 遠行(Live, 理性與感性演唱會)
(襯樂:陳昇 / 寂靜之喧嘩)
李壽全 / 模糊的未來(電影《超級市民》片尾曲,〈未來的未來〉demo版)
(襯樂:Jackson Browne / My Opening Farewell)
黃小楨 / I Drop and Pick
(襯樂:The Beatles /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)
張懸 / 寶貝(In Life)(「音樂五四三」實況版,2007/8/25)

李志 / 這個世界會好嗎(Live, 《工體東路沒有人》)
(襯樂:張瑋瑋 / 米店)
(襯樂:Nick Cave / Into My Arms)
Nick Cave / Into My Arm(Live at Alexandra Palace, 2020)
鄭宜農 / 千千萬萬
巴奈、陳建年 / 太巴塱之歌(Live, 《勇士與稻穗》實況)
阿爆 feat. 歐開、林美璊 / Thank You(Live, 「音樂萬萬歲」)
(襯樂:唐曉詩、李泰祥 / 告別)
唐曉詩 / 不要告別(完整版,unreleased)
(襯樂:Bob Dylan / It’s All Over Now, Baby Blue (Live at the Royal Albert Hall, 5/27/1966))
濁水溪公社 / 再會

週一、週二 18:00–20:00(CST) FM96.3 Alian 原住民族廣播電台。
亦可利用 hichannel 網路收聽。歡迎加入FB聽友小組,分享節目錄音。
Alian電台亦有隨選重聽服務,歡迎利用。


「耳朵借我」第350集完結篇將在12/29播出。我想溫習一下三十年前入行的感覺,在節目裡唸幾封聽眾來信,回答聽眾的問題,並且,(有限度的)開放點歌!

是的,就是類似這樣:「高雄女中的三號珍珍要點播一首〈給你呆呆〉給台北工專的二號大明,她要跟大明說:你這個笨蛋,我不等你了!」

幸好在科技昌明的21世紀,你不用去文具行買信封信紙寫好貼郵票投進郵筒寄到電台,只需要填一下Google表單就可以了。

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表單,任何問題都可以填進去。也只有我可以看到你的回覆,所以想說什麼悄悄話,也沒問題喔。

期待你的來信!我們空中再見!

表單這裡填:

馬世芳

台灣廣播人,寫作者。FM96.3 Alian電台「耳朵借我」主持人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